郎朗夫妇回国 主动配合检查还向工作人员鞠躬道谢


根据德国政府的数据,德国医院共拥有28000张重症监护病床,比欧洲平均水平高出三分之一,更是远超过意大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德国的医疗系统尚未经受如意大利一般的严峻考验。因此也无法保证德国在同样状况下就一定会比意大利做得好。

27日新增出院4例。在院的118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7例)中,轻型26例,普通型84例,重型2例,危重型6例。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3. 建立一个5000亿美元的纳税人资金池,用于向受危机影响的企业、州和市发放贷款、提供贷款担保或进行投资;

美国的冠状病毒患者的激增。

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欧洲第一高国家(60岁以上人口占28%)。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据意大利卫生部门披露的数据,意大利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中74%超过50岁。在官方统计和公布的确诊病例中,老年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4. 向航空公司拨款250亿美元,向货运公司拨款40亿美元,专门用于支付员工工资、薪酬和福利,另外分别拨款250亿美元和40亿美元,用于贷款和贷款担保;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

规模达2万亿美元的救助法案于当地时间3月25日晚间在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无否决票。